如何能借校园足球的“东风”脱颖而出?>>您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如何能借校园足球的“东风”脱颖而出?

  俄罗斯世界杯日前落幕,四年一届的世界杯,有冷门也有热点,有惊喜也有遗憾,有初生牛犊也有老将迟暮,让人生气跳脚,又会感动落泪,或是开心期待,这正是魅力所在。
  算起来,大多数中国球迷的世界杯记忆,和改革开放同步。1978年,中央电视台第一次转播世界杯,至今已有40个年头。网友说,世界杯就像年轮,记忆以4年为单位,一圈一圈不断生长。
  1978年:“黑白盒子”里的世界杯
  “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我在康定生活,刚满七岁,上小学一年级……我对这一届世界杯的模糊记忆主要来自于广播。家里有一台红灯牌台式电子管收音机,记得我和父亲一起收听了决赛。”
  这是网友“龚师傅”对于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的回忆。尽管当时足球转播已经进入彩色时代,但是在中国,还有很多人像“龚师傅”一样是从收音机中收听到世界杯的。
  对于那些能看到电视的中国人,大多也是在黑白电视机上,见证了那次“潘帕斯雄鹰”和“郁金香”的初见。网友“我的梦727”在博客里回忆说:“父亲住的里间仅有6平方米,看的是9英寸黑白电视,当时只转播了3、4名和冠亚军的两场比赛。”
  央视前解说员韩乔生还记得,当阿根廷队夺冠以后,整个河床体育场白色纸片飞舞,像漫天的雪花一样。“我印象中视觉冲击太深了!在那个很小的黑白电视的盒子里面,我看到队员在跑动,肯佩斯一头长发飘逸。”他不禁感叹,“足球这项运动太迷人了!”
  今年,央视推出短视频,回顾40年的世界杯片段,仅央视体育频道微博账号下的播放量就达到数十万。在那段黑白往事里,宋世雄标志性的声音格外亲切。
  “中国之声”微信公众号的“世界杯·岁月刻度”栏目透露了更多细节。当时央视派出一个六人小组来完成这项任务:两位导演,两位工程技术人员,一位解说顾问,一位解说员。他们通过剪报等方法收集信息,把照片剪下来一个一个认脸,力求给观众传达准确。就是在香港的一个酒店房间里,宋世雄用央视“借”来的国际广播卫星公共信号,让中国观众第一次感受了世界杯的魅力。
  随着经济的发展,电视逐渐普及,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了解并喜爱上世界杯。据网易体育“光阴的故事”栏目报道,后来央视在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上一口气转播了22场比赛,不过除了决赛是直播,其他比赛都是录播。转播中心同样设在香港,宋世雄每天夜里对着比赛录制解说,上午再把赛况制成专题片,中午准时把带子送去香港启德机场,运往北京,然后全国播放。
  2002年:有中国队的世界杯
  今年俄罗斯世界杯以法国队夺冠结束,很多网友不禁想到,从1998年到2018年“高卢雄鸡”再次登顶,如果20年是一个轮回,那么同样将在亚洲举办的2022年世界杯值得期待。
  回首2002年的韩日世界杯,这在世界杯历史上绝对是特殊的一届。它是新世纪的第一次世界杯,是第一次在亚洲举办的世界杯,也是第一次由两个国家共同举办的世界杯。对于中国人来说,这不仅仅是第一次不需要熬夜看球的世界杯,中国队的出线更使它足够特殊。有人因此更加关注世界杯,也有人从此开始球迷生涯。直至今日,人们还在各种场合回忆当年。
  网友“阿诺史的妈”说:“对世界杯的记忆停留在2002年,守着出租屋那台十几英寸的小彩电,那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看球赛并且能叫得出几位巨星的名字。”网友“此陆非彼路鹿露”印象中:“2002年世界杯,记得最清楚的是教数学的张老师一进教室就和我们说,这几道题我赶快讲,你们好好听,别耽误了中国队首秀。”有网友在国外留学仍关心比赛进展,有网友已开始通过线上视频观看世界杯。
  《体坛周报》副总编辑吴翰回忆,2002年,中国队出线当天,《体坛周报》特刊卖出500万份,“机器不停地印”。网友“拉菲是只小泰迪”晒出了父亲收藏的2002年世界杯的一张32强报纸彩页,感叹这是“一代人的记忆”。只见在各国球迷的面部特写中,一位头戴“中国必胜”条幅的中国球迷声嘶力竭喝彩的表情,被永远地定格在了那张16年前的报纸上。
  虽然当年世界杯上中国队一场未胜,一分未得,一球未进,中国足球运动员在绿茵场上用力拼搏、挥洒汗水的脸庞,还是被广大观众所牢记。一段记录中国队踢进2002年世界杯的视频今天仍是网络上传播的热门视频,被多家媒体转发,被众多网友重温。
  比赛之外,那一年,奥克斯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这家家电企业聘请时任中国足球教练米卢担任形象代言人,并在央视投放广告,体育营销逐渐受到企业重视。越来越多中国企业成为世界杯周边产品的代工企业,甚至后来发展为正式授权商,中国与世界杯、与世界的关联在这一进程中逐渐加深。
  2018年:现场感受的世界杯
  光阴荏苒,40年前只是从收音机中收听世界杯的网友“龚师傅”今年已经到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游玩,现场感受世界杯氛围。央广网的报道显示,相比上一届巴西世界杯,今年赴俄罗斯的中国游客人数增加了10倍以上。根据球票销售、跟团旅游、航班运力等情况,预计有超过10万中国游客赴俄旅游、观赛,在俄罗斯世界入境游客中排名第一。
  吴翰说,以前觉得看世界杯遥不可及,某个记者去了现场会很羡慕。而现在,中国球迷的脚步能到达任何一个体育场。他们在社交网络上分享自己在现场观看世界杯比赛的照片,与世界各地的朋友们线上交流。
  在国内,中国人观看世界杯的载体由黑白电视变为彩色电视又转到手机屏幕。中国新闻网发布的报道显示,有69%手机网民关注世界杯,2018年世界杯已进入移动直播时代。同时,VR、AR技术及投影仪使得观看效果大大提升。
  截至7月12日,央视世界杯相关内容在自有平台的观众总触达高达278.49亿人次。其中在新媒体端(互联网平台的视频直播、点播与微信、微博平台阅读量),央视世界杯赛事转播与相关报道的总触达次数为169.26亿次。新浪微博的数据则显示,小组赛期间,世界杯相关视频在微博上的播放总量达到72.7亿,平均每天的播放量超过5亿。
  央视当年的6人小组变成超过了140人、全媒体覆盖的前方报道团队,媒体人也不再通过剪报来认清球员的脸,他们开始揭秘世界杯上的“黑科技”,或是盘点世界杯上中国企业的身影。
  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英利用中文将中国品牌呈现在世界杯赛场,在此之前,人们印象中都是诸如Canon、MasterCard、PHILIPS等英文企业标识。而今年,中国的万达、蒙牛等强势刷屏。《从制造到品牌,中国与世界杯四十年》,这篇被多家网站转载的新华社报道,管窥了中国企业树立品牌、走向智造的历程。
  四年一届的世界杯,一期一会,就像一把尺子,成为人生的刻度。
  正如网友“锦绣江山”所说:“世界杯,四年一次,也浓缩了我的青春年华。”
  2018俄罗斯世界杯已完美落下帷幕,中国人关于世界杯的绿荫记忆却不会停息,还将继续一圈圈书写下去。 世界杯落幕,全世界似乎都平静了。
  其实,我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去看更多世界杯的现场直播,也没有特别在意每场比赛的胜负,但我一直关注一件事,那就是参加今年世界杯的年轻球员,因为他们离开校园不久,是跟我们校园足球最近的人。
  “有些人不像人,像妖魅。姆巴佩在这个夜晚,就像一道闪电——姆巴佩超车,姆巴佩梅开二度!当19岁少年如风般从球场飘过,阿根廷的防线如同90岁老人一般迟缓。这封神的一战,姆巴佩用自己猎豹一般的速度,让全世界陷入恍惚之中。”这是某媒体描述法国队姆巴佩赛场表现的报道,淋漓尽致,激情澎湃。
  法国与阿根廷大战之后,评论如潮,我校足球俱乐部的教练给我发来几张图片,其中一张是2015年我校5名学生即将转会恒大足球俱乐部并代表广东队参加全运会,为锻炼队伍,广东省队应邀参加在德国举办的德国多特蒙德鲁尔杯国际足球赛与姆巴佩所在的摩纳哥青年队比赛入场时的照片。3年过去了,谁能想到,一张随意拍出的入场照片中那个只露出半个身影的16岁少年姆巴佩,如今已是世界杯赛场叱咤风云的足坛新星,甚至成为世界足坛新的领军人物。
  反观当时我校的那些佼佼者,虽然已经出现在国内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梯队中,但还没有成为国内的一线队员,当年他们还能看见姆巴佩的半个身影,现在恐怕已无法看到他的丝毫身影了。
  我知道,我们这些孩子的足球天赋不能与姆巴佩这样的足球天才相比。可他们毕竟也是全国高中联赛总冠军的主力队员,能够进入国内一流职业足球俱乐部的青训队伍,说明他们具备了一定实力。当年他们也就比姆巴佩大了两岁左右,但3年过去,他们之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是孩子自身的原因,还是成才机制?是青训水平,抑或是体能、是速度、是爆发力、是技战术?相比之下,中国足球有太多疑问。
  翠园中学足球俱乐部在获得校园足球全国总冠军以及部分球员进入大学和职业队后,也引来社会各界甚至一些专家的质疑。翠园中学是深圳市一所优质重点学校,所以有很多政策和资源优势,但取得成绩的毕竟是一小部分学生,这和校园足球所倡导面向全体、全面发展的目标是否矛盾?校园足球会不会又搞成“应试足球”“精英足球”……
  其实,中国的校园足球一直都在普及和提高上纠结。在学校层面国家提倡要积极推进足球课程、班级联赛等,我想说的是,这没错,但它并不是校园足球的唯一目的,而只是开始的普及阶段。
  校园足球既要普及,也需要提高,普及与提高应该是相辅相成的。校园足球的提高,是在普及中提升的过程,由体育教师在学校为孩子们上课,培养孩子的基本足球技术和技能,这是校园足球的普及;在普及的过程中,选出好“苗子”参与学校的班级联赛,这是第一次提升;参加班级联赛表现突出的孩子,代表学校参加各级联赛,这是第二次提升;选拔出优秀者参加更高级别的比赛和训练,就是更高级别提升的过程,这就是校园足球的提高,而这些提升需要由更专业的足球教练来完成。
  我们必须对这个问题有清醒的理解和认识,那就是提高是校园足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不能用“提高的思维”去研究校园足球的“普及的问题”,也不能用“普及的思维”去看待“提高的问题”。
  校园足球最重要的任务是扩大足球人口,从而及早发现有足球天赋和特长的孩子,然后经过专业的引导和训练让孩子们成为足球人才。而这些足球人才甚至球星就来自我们的校园,来自我们的身边,又会带动更多的孩子喜欢足球、热爱足球,这就是校园足球的魅力所在,也是校园足球的蓬勃生命力。没有区域性校园足球的厚实基础,也不可能有翠园中学足球俱乐部今天的发展壮大。
  今年世界杯上姆巴佩这批19岁追风少年的涌现,给中国足球一个警示,从校园走出的足球人才,职业足球的青训体系该如何面对他们。
  世界杯期间,作为一名足球运动爱好者、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的校长,我在密切关注赛事的同时,内心也不禁为中国足球感到遗憾。
  尤其在观看了日本、韩国的比赛后,感触颇多。个人认为,从足球战术到人员培养,从足球战略到人员的精神状态,日韩两国都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在感慨日韩足球发展进步的同时,笔者也在思考,中国足球何时能再次与世界杯牵手?如何能借校园足球的“东风”脱颖而出?
  笔者想起了2017年3月31日王宁副市长考察北京市第十八中学与国安金冠合作共同打造的方庄试验区后的明确指示:北京市第十八中学这个试点,值得推广,值得总结,需要进一步完善,还要进一步提升。
  足球进校园的意义,可能已经远远超出了足球本身,笔者深感责任重大。



上一篇:赛事的增加和场馆建设的推广
下一篇:我区新创作的大型现代京剧《大树成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