奠定了中国与美国保护主义博弈基础>>您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奠定了中国与美国保护主义博弈基础

  亚运会的历史舞台上,中国足球曾经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男足有过多次取得奖牌的经历,而女足更是三度封王。但辉煌的历史已是尘封二十年甚至更久的往事,近年来,中国足球的成绩可谓差强人意。此番征战雅加达,状态不俗的男足和女足都有希望重塑过去的辉煌。
  1974年德黑兰亚运会,中国男足首次参赛,最终位列第10名。4年后,中国队卷土重来,历史首次收获奖牌,他们在季军战1-0复仇小组赛对手伊拉克收获季军。遗憾的是,中国男足此后连续三届止步八强。直到1994年广岛亚运会,中国男足创造历史最佳战绩杀入决赛,但他们在金牌争夺战中2-4不敌乌兹别克斯坦,屈居亚军。
  1998年曼谷亚运会,小组赛又恢复两阶段制,中国一度杀入半决赛,但遗憾0-1不敌伊朗,最终在季军战3-0轻取泰国,获得铜牌。自此之后,亚运会足球赛开始限制球员年龄。U23国家队出战亚运会。中国队的成绩随即逐渐下降,再也没有打进四强。
  在釜山和多哈,中国均小组三战全胜,取得小组头名,却在淘汰赛中连续遭遇强敌,遗憾止步八强,最终均位列第5名。此后两届亚运会,中国队的表现每况愈下,2010年在广州的16强战被韩国3-0横扫。连续八届亚运会至少打入前八的纪录就此终结。4年前的仁川,派出U23年龄段的中国仅仅只1-0战胜了巴基斯坦,时隔40年再次没能从小组出线。
  但是,窘境在雅加达开始彻头彻尾的改变。本届亚运会,U23国足在小组赛的三场比赛中大获全胜。无论是面对东帝汶、阿联酋还是叙利亚,他们都打出了极佳的状态和技战术水平。其中韦世豪、张玉宁、姚均晟等人都打进了技惊四座的高难度进球,球队也三战全胜,打进11球仅丢一球,强势挺进淘汰赛。与U23国足相比,强敌们的表现就有些差强人意。
  单从纸面实力上来看,目前的韩国U23可以说是本届亚运会最强的球队之一。兵强马壮的韩国队首战便表现强势,在世界级球星孙兴慜没上场的情况下6球大胜巴林队。然而,韩国队在小组赛却经历了高开低走,第二战爆冷负于马来西亚,第三战面对吉尔吉斯斯坦迟迟打不开局面,直到第63分钟才由孙兴慜打破僵局。
  出征高调的韩国队在小组赛的表现只能是勉强及格。他们在1/8决赛的对手是伊朗队,后者以小组第一出线。值得一提的是,伊朗人在小组赛最后一轮0-2负于缅甸,和伊朗同组的沙特队将是中国队淘汰赛的第一个对手。
  沙特从小组出线甚是惊险,仅仅以胜负关系才力压同分的缅甸队惊险晋级。这支沙特队的球员都是21岁以下的小将,参加了世界杯的海巴里并没有入围。以现在的状态和实力来说,中国队占据一定的优势。 应美方邀请,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将于8月下旬率团访美,与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率领的美方代表团,就双方各自关注的中美经贸问题进行磋商。
  谈判、互相加征关税……你来我往之间,中美贸易摩擦已持续半年有余。这期间,特朗普不断指责中国“偷走了美国的就业机会”“使用不公平的手段获得贸易顺差”……这次最新的2000亿美元听证会上,特朗普依旧得到了绝大多数美国企业的抵制,因为这次加征关税主要就是消费品,直接影响百姓生活。
  特朗普的指责真的有道理吗?还是仅仅是一种政治修辞?中国受贸易战的影响有多大?我们又有怎样的底气去应对美国的挑战?今天推荐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程大为的文章。程老师长期研究全球产业经济,相信她的全球视野会给大家更大的启发。
  文章开始前,先讲个故事。
  五月份,我在华盛顿发布了“一带一路”的英文新书。会上,美国政策界精英表达了对中国在新兴高科技领域竞争能力的担心。
  会后,我乘出租车赶往机场。司机是一个移民到美国十年的非洲小伙子,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仍住在叔叔家的地下室。他很向往去中国义乌发展,我问他为什么不在华盛顿找一个可行的商业机会,他说:“美国生产的产品不适合非洲,我们需要义乌的小商品,我攒够钱后就去做中非贸易。”
  非洲司机给我呈现了美国大部分低收入劳动者的生存状态:能消费得起服装、食品,甚至电子产品,但这部分产品主要依赖从发展中国家的进口。换言之,是发展中国家对美出口补贴了他们的日常生活。
  然而,非洲司机无法求学深造,无法承担租房费用,人生被锁定在贫困阶层。据统计,美国约810万人的房租的开支占到其收入的一半。而学生贷款数额激增,更被认为是导致美国国内经济危机的因素。
  华盛顿的点滴经历能折射出美国劳动阶层的艰辛。不难理解,很多美国人相信特朗普总统要重振美国制造业,并将就业带回美国的政策议程,更相信中国抢走美国人饭碗。但事实是这样的吗?中国和美国在制造业上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恩怨情仇关系?
  全球价值链
  全球价值链是发达国家跨国公司主导形成的,跨国公司通过对外投资,在全球范围内寻找要素的最优配置,生产过程中形成了U型链条,也被称为微笑曲线。即发达国家占有品牌、研发、销售等附加值高的环节,笑逐颜开;发展中国家通过加工、组装进入微笑曲线低端,获得生存发展的机会。
  我们以一件在孟加拉国生产的瑞典品牌H&M公司的T恤为例,它在德国以4.95欧元的价格销售,H&M公司支付给孟加拉国制造商的费用是1.35 欧元(包括工人费用、工厂成本等),占最终售价的28%。
  这是全球产业链的典型图像。
  在美国伴随全球价值链扩展,经济发生了一系列变化:首先,一些产业的生产环节大规模地向低工资国家转移,国内经济结构变化,似乎发展成了一个二元结构的双速经济体。一些行业,如信息产业、服务业表现非常好,但劳动密集型程度高的行业,则不断空心化或勉力支撑。
  所以,低技能的劳动者承受了产业空心化的代价,但同时他们也收获了低价消费的好处。这场全球化的游戏表面上看,是发展中国家工人夺走了美国工人的饭碗,实质上是资本驱动的全球利益的再分配,资本拿了大头,而消费者收益来自发展中国家的血汗让渡。
  特朗普将以上国内问题转嫁给中国,中国是不能轻易背锅的。一方面,我们感谢全球价值链使中国获得了低端进入的机会;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解释清楚价值链上的利益分配情况,搞清中美贸易不平衡的本质,特朗普想转移矛盾,找中国这个“罪源”,但根本上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全产业链
  在全球价值链的竞合中,中国虽然以低端切入的方式进入游戏,但收益颇多,奠定了中国与美国保护主义博弈的基础。最重要的是,中国建立了全产业链,成为制造业第一大国。全产业链的优势在于配套能力强,这跟其他低端切入的发展中国家有很大的不同。
  非洲司机为什么向往义乌?因为义乌能生产出适合非洲需求的低价产品。义乌生产的打火机,没有技术含量,但打火机的生产依赖塑料壳、钢制护壳和火石等相关产业配套能力。只有拥有这样配套能力的国家,才能生产出价格低廉的打火机,并形成规模产量。
  美国制造企业已经意识到了其国内供应基础空心化、配套能力差的问题。2000-2015年美国国内出售商品中,本地成分占比下滑了4个百分点。如果美国希望再工业化,把竞争落脚点放在打火机这类劳动密集型产业上,美国要重新做好配套产业,但这基本上是不符合美国产业升级发展规律的。
  相较而言,中国企业并没有被锁定在全球价值链的代工环节,一些企业已经通过自主设计研发实现了战略自主与战略蜕变,拥有了自己的品牌。
  正是因为全产业链基础,中国才有能力构建区域价值链。如果中美贸易争端恶化,中美两国都寻找替代市场,高大上的美国恐怕机会比我们少,至少非洲司机的话证明了这一点。非洲司机的想法停留在贸易阶段,进一步想,非洲是否需要自己有能力生产小商品、甚至手机?
  现实很残酷,在全球化过程中,很多发展中国家怎么努力,都没能加入到全球价值链中,成为局外人,和发达国家差距越来越大。中国推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为这些落伍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了谋求工业化的机会。
  这就是中国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区域价值链。“一带一路”串起来的区域价值链同全球价值链有什么不同?



上一篇:唯品会融合‘特卖+库存+社交’
下一篇:智能识别违规的文字和图片